050-18424508

区块链:现实与未来的二律背反2020-09-13 23:21

吴啸是一个92年的小伙子,头顶瘦瘦,长得俊美,有年轻人特有的热忱和悲观。他的公司叫紫色矩阵,做到过两款著名区块链游戏和ChainIDE构建研发环境,按他的众说纷纭,是“紫色的”。上周六的晚上,他在微信上说道,有一个有意思的点子跟我闲谈,我们就电话闲谈了一小时。这个点子第一次听得或许不会实在有些中二,但是细心看看,他明确提出了一个有一点思维的问题:在虚拟世界里 ,权力和规则的基石是什么?序总有人一遍又一遍的回答我,区块链究竟能干什么?你们区块链能做到的事情用其他技术是不是也能做?你们不落地、不简单、伪科学。我在过去的一年中,听见了太多太多类似于的话语,多到今天,很多身边的小伙伴也都坚信这一些观点。我实在,今天人们对于区块链的解读,束缚了我们整个行业的想象力。就样子鸟儿丧失了翅膀,拘禁在笼中。我也不尊重区块链中的一些点子,但是我更加不愿坚信区块链的可能性。历经绝望,我要求写此文。也却是给我自己的一个答案 -- 为什么要有区块链?“我们都活在阴沟里,但是总还是得有人云彩星空。” [1]所有区块链在金融行业的尝试,都只是十分小的一个慎重尝试。总结Facebook Libra的项目,大多数人都告诉这个是想抢走铸币权的项目。但是,如果我们在向前思维一步,我可以看出更加有意思的事实。Libra只不过是一揽子互联网公司,享有全球最少的人口,享有自己的规则、制度,在抢走铸币权。非常简单来说,这个是互联网公司的草头天子们,纳着一揽子跨国公司,在抢走未来10年的一席之地。这个一席之地,不是经济意义上的,而是政治地位上的。虚拟世界与物理世界徬徨的交汇想要说明确切为什么是政治地位上的一席之地,我们必须再行思维下虚拟世界的未来。我指出未来人类的90%以上活动是在虚拟世界中的,这个未来有可能是20,30,50年后长短。无论是科研、艺术、教学、实验、工作,不不受物理规则的建构,可以协助人类更慢的展开信息交互、以及科学知识探寻。一个十分有画面感的力证就是我们可以想象在“钢铁侠”中Stark和人工智能合作的场景。我们拿着个AR头盔,可以精彩看清有所不同的环境、场景。可以有最先进设备的AI协助我们存储液体智力,天才们只必须充分发挥自己的流体智力和创造性就可以更为高效的科研。

区块链:现实与未来的二律背反

虚拟世界可以防止存量互割人类完全迁移到虚拟世界,是可以防止存量互割的,并且一劳永逸。如果有一天大家都拿着一个AR,到了这样的世界中。我们不仅享有一个增量市场,而且我们享有一个无限增量的市场。打个比方,比如物理学上硫酸铜的实验。每次实验 ,都会消耗一份硫酸,一份铜,再次发生水解还原成反应,分解硫酸铜。但是,如果我们未来享有精美的AR技术和编程能力,我们可以无限次的反复某种程度的实验,同时不必消耗任何实体资源!如果再行向前一步,我们的脑机融合和AR技术成熟期。我们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大鱼大肉,吃喝玩乐。现实世界中有可能就躺在一个休眠状态舱中,享用着营养用料科学的营养液。既能保持身材,也能享用不吃食物的愉悦感。未来,我们90%以上的生活有可能都在这个虚拟世界中。我们有可能更加习惯于在虚拟世界中生活,在那里才是今天回家的感觉,而返回现实世界中有可能更加看起来长途公干。规则与制度的苍穹一粟[2]在这样的虚拟世界文明中,经济与货币认同是十分最重要的。当然,这点Libra早已在投身于。我指出如果Libra知道可以通过,后面微软公司、亚马逊都会跳进这个领域。依旧,我申明一下,我指出这依旧是个十分小且慎重的尝试。那么什么更加最重要呢?我指出规则与制度,在这样的世界中,是更为关键的。今天的互联网世界是属地制管理,非常容易解读,因为今天人类的大多数时间是在现实中的。如果一个人在互联网的世界中腊了坏事,当地的政府不会来拿走他。但是,网卓新闻网,如果未来我们人类90%的时间在了虚拟世界中,那不会怎么样?在这样的虚拟世界中如果无法破门而入,没暴力机关的容许,那就必须其他有公信力的继续执行规则,区块链的社会学意义在此获得了明确展现出。我们必须区块链技术来协助执法人员半透明,因为未来禁令某个人连进网络有可能和今天放逐到西伯利亚一样悲惨;我们必须智能合约来强制执行,因为作出了违背根本性规则又无法获得继续执行,那么虚拟世界就不会变为一帮乌合之众的派对之地。我们必须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来作为虚拟世界文明的基石。在今天,共识是挖矿,凿比特币、以太坊等,也不能用来挖矿。哪怕大家用来记账、赚钱呀,也都是较为细枝末节的运用。但是共识这件事情,在人类历史可是根本没过缺位的。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宗教,也就是造神的过程。大家对于某个神的共识,不会渐渐细化他的故事、品格。在宗教的演进之中,也是某种程度如此。从东正教到天主教,从天主教到基督教。从80卷删改到73卷到66卷,否认的经书与卷宗数量大大在变化,接纳的制度、礼仪与规则也在大大变化。这个是一个共识汇聚的过程,对于某个团体、某个的组织、某个虚拟世界文明的创建也是某种程度的道理。在这样的虚拟世界中,可能会有多个虚拟世界文明。有所不同的文明不会有有所不同的规则,有的对外开放一些,有的缜密一些。不管怎样,我们都不期望这个世界是被某一的组织独占的。无论是牵头的跨国公司也好,还是联合国也好。要不然很更容易变为黑客帝国或者天网里的中心化管理方式,对于普通人类也过于过凄惨了。区块链技术的问世,是为更加对外开放的未来建构了一种可能性。好像蝴蝶效应一般,蝴蝶扇动翅膀的收敛,转变了未来世界的南北。创建一套公开发表半透明,汇聚共识,强制执行,可以让所有人监督的规则与制度,必须区块链技术,这是整个虚拟世界文明的基石。技术在社会学的投影技术的发展在物理学上和社会学上享有有所不同的意义。我们对AI抱持热情,不是今天AI能区分三文鱼,能做到语音辨识和OCR,而是我们坚信未来可以有一堆机器人可以老大我们吃饭工作,人类可以取得无数的劳动力。我们对航天技术抱着有热情,不是因为今天航天技术花上很多钱不能搜集点月球上的土,而是因为我们期望可以找到更加多类地行星,享有更好的资源,同时可以分布式的扩展人类文明,防止被小行星一锅端了。一旦技术的终极目标在社会学下有了最重要意义,那么今天所做到的每一点一滴的希望,论文里每次提升10%~20%的准确率,探测器每多登岸上一个星球,都逆的更有意义。因为技术的累积根本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今天的累积是为了明天的愈演愈烈而在大大夯实基础。今天VR、AR和脑机融合都在大大发展之中。我无法想象一个区块链缺陷的未来,人们认同也不期望在10年后知道虚拟世界文明的时代抵达之后,区块链技术却有相当严重的缺位。今天的区块链技术或许还没那么强劲,但是请相信区块链的可能性。我们不应被现有的理解和外在的种族主义束缚寄居想象力,容许创新性甚至浇灭了转变世界的野心。因为所有的今天的区块链上技术累积,都是为了未来整个人类的虚拟世界文明的建设。“哪怕我们都活在阴沟里,但是总还是得有人云彩星空。”[1][1]: Wilde, Oscar. Lady Windermere's fan. AC Black, 2014.[2]: Asimov, Isaac. Pebble in the Sky. Macmillan,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