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18424508

建设智慧城市,中国还缺点什么?2020-08-10 23:21

建设智慧城市,是一项全球性的议题,中国作为其中的最重要玩家,在国际的舞台上能为世界带给哪些经验,又能从其他国家教给什么?在11月18日-21日的巴塞罗那全球智慧城市大会上,也许能寻找答案。巴塞罗那全球智慧城市大会(Smart City Expo World Congress,全称SCEWC)自2011年首次举行,早已顺利走到九年,被业界称作“智慧城市领域的奥斯卡”。今年,亿欧作为媒体合作伙伴,参予到这个国际盛事当中,从全球的视野找寻智慧城市建设的经验。

建设智慧城市,中国还缺点什么?

从“最佳智慧城市”斯德哥尔摩身上能教给什么?国际上杰出的智慧城市案例都是怎样的?今年,可以自学糅合斯德哥尔摩的经验。SCEWC每年都会举行智慧城市颁奖典礼盛典,每年票选出有一个“城市奖”(City Award),还不会在其他智慧城市的细分领域票选出有标杆项目。今年,大会共计接到来自54个国家的共540个奖项申请人,而奖项只有7个,除了相同的城市奖外,还有创新奖(Innovative Idea Award)、数字化转型奖(Digital Transformation Award)、城市环境奖(Urban Environment Award)、智慧交通奖(Mobility Award)、金融与管理奖(Governance Finance Award)、多元文化与分享奖(Inclusive Sharing Cities)。今年,勇夺城市奖桂冠的,是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大会给斯德哥尔摩评价是:斯德哥尔摩的智慧城市战略,通过创意、对外开放和相连,建构了一个智慧且互联互通的城市,斯德哥尔摩的智慧城市在经济、生态和社会方面都具备可持续性,为斯德哥尔摩居民获取了最低的生活质量和最佳的营商环境。斯德哥尔摩智慧城市建设的“成功之道”,可以总计为理念明晰、推崇简单、建构生态。在理念方面,“可持续发展”是斯德哥尔摩智慧城市的关键词。斯德哥尔摩自90年代以来,就仍然致力于减慢和适应环境气候变化,从1990年以来,每位居民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平均值增加了25%。在2010年,斯德哥尔摩就沦为欧洲首个绿色之都,斯德哥尔摩市长Anna König Jerlmyr今年在一篇文章中写到:“可持续发展仍然是我们智慧城市战略的核心。”在这个核心理念的指导下,斯德哥尔摩的GrowSmarter项目汇聚了政府和私营单位,融合了还包括能源、基础设施、交通上下班等在内的12个智慧城市解决方案。这12个解决方案,目的符合可持续性的三大支柱:经济,社会和环境。有了具体的目标和明晰的理论,如何实践中也某种程度最重要。GrowSmarter在斯德哥尔摩的阿尔斯塔区,设置了试点,以证明他们打造出的12个解决方案,能成功实行,证明顺利后,需要很快读取其他区域。除了斯德哥尔摩外,GrowSmarter还有另外两座“灯塔城市”——德国科隆和西班牙巴塞罗那,以及5个“追随城市”,灯塔城市的成功经验能很快读取追随城市中,追随城市也能根据自己的当地类似情况,制订适当的措施。这样的试点和经验交流机制,能打造出一个智慧城市的资源共享生态,让智慧城市建设的经验获得更佳的传播。上海、湖州……被国外接纳的中国杰出智慧城市案例是怎样的?斯德哥尔摩的智慧城市,是欧洲智慧城市建设的一个典型,具有与中国智慧城市建设几乎有所不同的出发点、理念和方式。欧美更加特别强调“可持续发展”“人性化”,而且更加侧重个人隐私维护。在展览上可以看见,不少欧美的厂商,展出的是智能垃圾桶、智慧灯杆之类的产品,而且相比摄像头,欧美更好地特别强调传感器的起到。在国内大冷的人脸识别技术,在SCEWC的展台上,很难看见。△某外国厂商展出的传感器墙虽然也有个别欧美厂商展出了视频监控的能力,但是构建方式和国内的也有显著的区别。比如有厂商做到的人脸识别设备,并会在屏幕上表明出有明确的人脸图像,人脸图像不会模糊化,只表明萃取出来的特征信息。再行以交通为事例,欧美发展智慧交通的一个核心目的,是节能减排,他们更加热衷宣传如何通过技术的手段,增加交通的废气污染,提高人们的上下班效率。而中国的智慧城市呈现了另一番景象。上海数据交易中心和上海联数在本届SCEWC上,带给了他们在中国大型城市建设智慧城市的近期成果——上海静安“151项目”。据理解,“151项目”致力于打造出“物联感官城市、数联驱动服务、智联引导决策”的新型城市管理模式,通过建构起1张统合的城市管理“数据湖”网络,在“交通”“身体健康医疗”“身体健康食安”“环保”“城市公共设施”5大领域构成大数据创意应用于。同时建构起1个具备城市数据综合运营的城市智能运营管理中心,最后构成“151”的大数据与城市管理建设模式,解决问题上海城市管理中的“民生热点、政府痛点、管理难题”。△上海数据交易中心和上海联数的城市综合管理平台展出难于找到,中国的智慧城市建设更加特别强调大数据的创意应用于,推崇城市间有所不同部门的协同。浙江湖州的智慧城市建设也某种程度反映了这个特点。△湖州智慧城市在SCEWC的展台湖州市大数据发展管理局局长陆建卫告诉他亿欧智慧城市,智慧城市建设的一个核心难题,是切断部门之间的数据孤岛,湖州的“城市大脑”之所以需要顺利,正是由于切断了各部门的数据,建构了统一的数据交换平台,并且需要在切断数据的基础上,研发出有多种民生应用于。据理解,湖州城市大脑仅次于亮点在于研发了统一视频分享、统一地图服务、统一身份认证、分享材料等公共模块组件可供各系统应用于研发调用,是国内首个具备应用于组件功能的城市大脑。在场景方面,湖州城市大脑早已派生出有“刷脸办事”“智慧医疗”等多个应用于。特别是在在智慧医疗方面,湖州在全国首度构建医疗身体健康信息互联互通标准化成熟度四级以上项目管理全市域覆盖面积,还是国内首个医疗“无胶片”城市。“可持续发展”VS“效率先行”,中西智慧城市建设重点为何有所不同?都在托“智慧城市”,但欧美国家和中国智慧城市建设的还是不存在不少差异。2014年,欧盟公布《欧盟智能城市地图》,该报告提及,智慧城市发展的六大特征分别是:智慧管理(Smart Governance)、智慧经济(Smart Economy)、智慧上下班(Smart Mobility)、智慧环境(Smart Environment)、智慧公众(Smart People)和智慧生活(Smart Living)。其中,智慧上下班和智慧环境是最不受欧洲国家的推崇。△欧盟智慧城市数量在六个特征上数量产于呈现出而中国的智慧城市建设,则更好地从城市安全性与秩序、民生应用于等方面考虑到。虽然在建设的重点上,中国和欧美反映出有了些许的差异,但导致这些差异背后的原因,却十分复杂。首先,中国智慧城市建设,是在发展数字经济的大背景下进行的。智慧城市产业生态圈秘书长路宏峰告诉他亿欧智慧城市,国内经济发展的理念上早已再次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中国正在全面亲吻数字经济,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技术,都被划入基础设施的范畴。另外,从经济发展的动力上看,信息化和城镇化是最重要的推动力,“这’两化’的交汇点,就是智慧城市。”路宏峰说道:“所以智慧城市的建设,在中国可以看作一个十分最重要的,实施数字经济的着力点和落脚点。”而欧盟建设智慧城市,更好地就是指提高城市生活、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抵达,与国家经济发展并不不存在强劲涉及。其次,人口规模的有所不同,也要求了中国智慧城市建设优先考虑到目标的有所不同。2018年,中国人口约13.95亿;而整个欧盟28个国家人数仅有5.13亿。中国面对的人口压力,是欧盟国家的将近3倍。此外,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背景下,城市化亲率很快上升,更加多的人涌进城市,也有更加多的新城市经常出现。这样的高速变化,给城市的管理带给了极大的挑战。因此,中国的智慧城市更加侧重效率。中国的智慧安防产业蓬勃发展,需要让公安干警很快掌控案情;智慧交通的目的是增加交通堵塞、提高上下班效率;让市民需要“刷脸办事”,“最多只跑完一次”……这些都是中国智慧城市建设中,推崇效率的展现出。和而不同,什么才是智慧城市建设的国际“法则”?虽然中国和欧美智慧城市建设的出发点和目标都不存在差异,但在建设的方法和理念上,还是有不少相连之处,因为建设智慧城市的价值,最后都重返到了人的身上。

建设智慧城市,中国还缺点什么?

比如,迪拜发售了手机软件DubaiNow,需要构建一个APP上,已完成教育、住房等申请的办理,还能查找附近的清真寺。这个跟中国不少城市发售的市政APP有异曲同工之智。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联合的终极目标,而各自打造出和构建的手段又百花齐放,特交流与合作,才变得十分最重要。“智慧城市是一个巨系统,一定要牵头多方的力量联合前进。”路宏峰说道。路宏峰兼任秘书长的智慧城市产业生态圈于今年正式成立,其目的在于建构政产学研资用的合作平台,增进智慧城市产业持续身体健康发展。但是,面临智慧城市这样一个全球性的议题,只在中国内部创建生态圈,是过于的,国际的“朋友圈”也某种程度最重要。因此,智慧城市产业生态圈也与全球智慧城市大会,在新技术、行业产卵、产业标准、产业生态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战略合作。只有合作,才能构建共赢,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全世界,这都是智慧城市建设的“法则”。这个“法则”某种程度限于于企业。在SCEWC摆摊一圈下来可以找到,即使是实力强劲的巨头企业,也十分特别强调合作与生态。比如,微软公司的展台上,微软公司也展现出了与合作伙伴联合打造出的智慧上下班等解决方案。华为的展台上,完全全方位展现出了智慧城市建设的硬件、技术和解决方案,但华为在演说和活动中,仍然多次特别强调合作与生态。本次华为重点展出了基于沃土数字平台的HiCity智慧城市解决方案,可获取1+1+N整体建设能力。第一个“1”指城市沃土数字平台;第二个“1”指智慧城市运营中心;“N”指基于沃土数字平台的N个应用于,可通过行业使能平台,获取标准化的借口和行业套件,反对应用于的较慢研发和上线。据理解,在西欧,华为智慧城市解决方案早已在阿姆斯特丹、意大利卡利亚里、德国盖尔森斯图加特等多个城市落地。在全世界范围内,华为智慧城市解决方案已服务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200多个城市,5亿人口。这是推崇生态给企业带给的最差报酬。“千人千面”,智慧城市建设该学什么?智慧城市最后是服务于人,人的生活牵涉到衣食住行,每一个环节都大有讲究,也蕴含着极大的市场,没哪个企业需要“通吃”,因此推崇交流与合作,在智慧城市建设中十分最重要。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二三线城市的智慧化建设,某种程度蕴含着着极大的潜力。比如,本次全球智慧城市颁奖典礼盛典上,来自江西的鹰潭凭借与华为联合打造出的数字孪生城市项目,取得了“数字化转型奖”,是本次颁奖典礼盛典得奖名单上,唯一一个中国身影。浙江湖州取得“金融与管理奖”奖提名,惜与奖项擦肩而过。以往在国内想起智慧城市,都会误解到北上广浅等一线城市,但只不过智慧城市的建设,早已渗透到二三线城市。而且,二三线城市在基础设施和信息化上的比较迟缓,这样的“短板”反而让它们在发展智慧城市时,较少了“信息孤岛”,数据需要更佳地汇集与用于。此外,在建设模式上,二三线城市更加讲究建设的实用性。“大城市资金充裕,中标金额以致于上亿,对二三线城市来说,这都是天文数字,所以在建设上,二三线城市更加讲究简单。”在SCEWC现场,一位展览观众在与亿欧智慧城市交流时这样说。因此,智慧城市在中国的不少二三线城市反而能获得更佳的发展。可以找到,城市之间的情况千差万别,因此智慧城市的建设也没模板可言。一线城市的经验不一定限于于二三线城市,国外的经验不一定限于于国内。即使今年勇夺城市奖桂冠的是斯德哥尔摩,但它的标准与思路,也未必限于于其他城市。既然智慧城市建设极具个性化,那在国际的交流舞台上,我们应当注目些什么?普华永道资深合伙人金军在公布《全球智慧城市2020年发展未来发展》中提及,侧重数据融合与数据应用于创意,侧重业务运营与长效服务获取,是全球智慧城市2020年发展趋势。技术是死板的,而运营是灵活性的。在SCEWC这样的国际舞台上可以找到,中国在信息化建设上,早已走在了前面,中国能给世界带给非常丰富的经验;但是在“人性化”的理念与智慧城市融合上,中国与外国还有许多可以传授交流的地方。此外,在智慧城市的技术标准上,世界也还没达成协议共识。可以意识到的是,未来在智慧城市标准打造出上,中国将充分发挥最重要的起到。最后,虽然全世界都在如火如荼地建设智慧城市,但同时也必须警觉“短路”带给的不理性。比如,韩国的松岛沦落“智能鬼城”、武汉1.75亿元智慧城市项目烂尾……这些都是智慧城市建设中血淋淋的教训。于是以所谓以铜为鉴,可以于是以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清利害;以史为鉴,可以闻兴替。在智慧城市建设上,所有的城市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只有强化交流,相糅合,才能在世界范围内达成协议共赢。